某天,遇见你

【蜜汁短篇】田螺帅哥

Cyclops was right 我是阿力力:

我的前院里,有一口水缸。

我的后院里,也有一口水缸。

小时候,学了司马光砸缸的故事之后,我总是一个人坐在院子里,看着我的那口缸。很多次、很多次,我都想拿起板砖去砸它。但我都忍住了,毕竟没有小朋友掉进我的水缸。再说,砸完了毕竟还要清理垃圾。万一弄伤了手呢?万一弄伤了我养在院子里的花呢?

还是不要做这种给自己找麻烦的事情吧。


缸,这真是个奇怪的东西,它在古代人的生活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作用,总是出现在各种故事里。而我总是沉浸在这些故事里。

有一天,我不知为何,突然想通了,只要把水缸想成自来水管就行了。

他们的缸,就是我们的自来水管道。

这样的话,司马光砸缸就变成了:一个小胖子卡在了自来水管里,司马光把自来水管切了下来,救了他。和消防员救被卡住的猫一个道理。

现在我都懂了。


水缸并不是一个干净的东西,洁癖就不适合拥有它。

天上降下来的雨水,自然会落入水缸。大家都知道,雨水里有很多脏东西,不能饮用,它还携带了各种各样的细菌。我被雨淋湿的头发总是很恶心,这都是雨水脏兮兮的功劳。

还有呢,蚊子也会把水缸当成育儿箱,把孩子们产在里面。或许司马光砸缸的时候,杀死了很多蚊子的后代,才救了一个人。如果有一个文明是蚊子进化的,蚊子HBO会不会把《司马光砸缸》拍成恐怖片呢?

想想我还真的有点小期待。

我的水缸呢,它没有那么大,我甚至还能看见底。

下雨天,我有时候打着伞,蹲在那里,看里面肉眼可见的小动物们,看雨水在水缸的表面开出一朵一朵的花。

活着真好。


突然有一天,我的水缸里有了一只田螺。

怎么有的呢,我不知道,那天我下班回家,它就在里面了。

这只田螺静静地趴在缸的边缘,仿佛是入侵这里的一个异端生物。它很安静,但我知道它是活的。

最开始的几天,我都把田螺视作水缸的入侵者,虽然我不喜欢蚊子,但是我还是担心田螺晚上变成怪兽,啃掉所有蚊子的幼虫——也许我的水缸里每晚都上映“生化田螺危机”呢?

不知道看了多少次,我终于接纳了这只田螺,好像它已经成为了这里的一分子,好像它已经把僵尸病毒传给了蚊子们的后代,大家和平地享受一个水缸。


我一个人生活,朝九晚五。没事干的时候,我就蹲在水缸边,看看田螺。

下雨天,田螺就静静地待在开出花儿的水边。

我真的真的很喜欢观察我的水缸,仿佛它可以包含全世界。我蹲在水缸边,水缸里倒映着我自己的脸。

我静静地凝视着田螺,可以看它看上一整天。


后来事情就有点对劲了。

一天,我做完早餐,吃完,把锅放在水池里,等晚上下班回来再洗。

这天,我回家,突然发现那些锅和碗都已经洗好了。

我打电话给妈妈,妈妈说她今天并没有来。

除了我爹妈之外,没有人有我家的钥匙。

这让我不寒而栗,那天晚上,我开了所有的灯,拿起我的棒球棒。

此刻,我的脑海中闪现出妄想代理人的画面,我仿佛就是那个踩着滑板的男孩。我甚至怀疑,恶魔找上了我,它最开始是帮我洗碗,然后和我定契约,吞噬我。我是不是需要去找一个驱魔人呢?

我开着灯,警惕着,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生。


第二天,我正常上班去了。

晚上回到家,我惊恐地发现:碗依旧被洗好了,连衣服也被洗好晒好了。

如果问我是什么心情的话,我最大的感觉是愤怒,我感到我的私人空间被人侵犯了。我找家政阿姨来打扫时,是一个主动的行为,而现在有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,帮我洗碗、洗衣服。

这令我感觉恶心。


突然,我想到了田螺姑娘这个故事。

或许这一切都是我的田螺干的?

如果她真的变成一个姑娘,为我洗碗洗衣呢?

但问题是,她为什么选择我呢?她想和我搞姬吗?搞姬为啥不问问我的意见呢?

我觉得我是直的啊,姑娘。

我来到水缸边,看着静静的田螺,不知道应该和它说点什么。


那天晚上,我干了一件事——下单买了两个摄像头。

第二天一大早,货就到了,我把它们一个安装在院子里,一个安装在房间里。

接着我就去上班了。

在公司里,我一整天都在胆战心惊,我看着手机上摄像头拍到的画面,惊讶地发现!原来田螺姑娘的故事在我身上上演了!

我的田螺真的从水缸里爬了起来!

变成了一个帅哥!

然后帮我洗衣做饭!


你一定很开心!

然后和他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!

放屁。


我感到很愤怒。

你帮我洗碗洗衣服问过我了吗?

你知道尊重别人的私人空间吗?


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的好朋友扣扣,她就在我旁边的工位上。

“太恶心了。”扣扣说,“没有女孩会喜欢这种事情的。你准备怎么办?”

“先和他聊聊。”


我奔回家,把田螺帅哥抓包了。

“你好。”这个陌生男人说。

“不怎么好。”我说,“你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我就是那只田螺,看你勤劳善良,为你分担一些家务劳动。”

“我不需要。麻烦你离开我的家。”

“你一个人,那么寂寞,总是需要人作伴吧,做个朋友也好。”

我的火更大了,但是我尽量淡定一点:“我找谁做伴,是我自己的选择。我不知道你来自哪个时代,但在我们这个时代,个人的隐私和选择都应该得到尊重。田螺姑娘不是一个美丽的故事,田螺帅哥就更恐怖了。”

“反正我会持续帮你洗衣做饭的。”

“我说了不需要。”

“你习惯了就好。”

“现在你能回水缸里去了吗?”

“好吧好吧,真是个固执的小姑娘。”

这个瞬间,我涌起了一种想把这个自以为了不起的田螺帅哥打死的冲动。


和田螺帅哥聊过的第二天早上,我起得非常早,我把晚上的便当买好了,把早餐的锅也洗了,把所有的衣服都洗了晒了,还把家里的地拖了一遍。

为什么这么做?

就是为了让那个田螺帅哥别自以为了不起帮我做事。


那天晚上,我回到家。发现我的冰箱被人收拾过了,地板也被擦了一遍,连床单都换好了。

我总以为被人照顾会开心,但是现在我只有一种恐惧和愤怒。

我彻夜无眠。


那之后,我每天工作忙得要死,根本没办法去管田螺帅哥的事。

等我闲下来,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了。

“我可以请你离开吗?”我对田螺帅哥说。

“你会渐渐习惯的。”

“我情愿习惯一个家政阿姨,也不想习惯一个你这样的陌生人。所以你是说不走吗?”

“是的,看你勤劳善良,为你分担一些家务劳动。”

“你有想过这对我是一种强迫吗?”

“这是你需要的。”

“你为何有理由决定我需要什么呢?”

“你总归会需要的,你姑娘家家一个人住,也不会照顾自己。都这么大了,也应该有个男人作伴。”

“我很喜欢我的生活,不希望你为我操心。”

之后,我就没有再说话。



****


那一天,天很蓝,我打电话给扣扣,告诉她我们的KPI有希望达成。她很高兴,我邀请她来我家吃饭。

回去的路上,我沉默地经过超市,买了一点绞肉,一点蔬菜,一些土豆和辣椒。

我曾经多么得喜欢那只田螺,它安静得待在水缸边,我有时候会对它说说话,我有时候能看它整整一天。

它就在那些雨水做成的花儿的下边。


那天,我和扣扣吃了田螺塞肉。


“为什么只有一只田螺?”扣扣问。

“因为超市买不到田螺,就把水缸里的做了。”

“你下次多做几个好吗?”

“好。你觉得好吃吗?”

“好吃。”


我有一个愿望,希望我们的KPI可以达标。

我还有一个愿望,希望所有的田螺都安静如鸡的做一个田螺,不要自以为是干涉别人的生活。


对了,我真的很喜欢吃田螺。


FIN.


评论

热度(143)

  1. 郑常Cyclops was right 我是阿力力 转载了此文字